BLOG

动态


December 1, 2017

艺术家:程然、郭熙 & 张健伶、林科、邱志杰、沈莘、孙逊、汤南南 策展人:龙星如、周姜杉 主办:補時 X 屏幕间 展览时间:2017年12月1日至2018年3月4日 展览地点:多余美术馆,深圳市南山区蛇口望海路1187号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103号

海洋带来的想象可以回溯至奥德修斯与波塞冬,沾染着煤矿油黑色的1900,雅克·贝汉的镜头与《蓝色星球》里的珍鲹、珊瑚与虎头鲸。远航的雄心与深海恐惧晕染开从湛蓝到无光的层层渐变,海洋就像一个从未离开过的梦境。像海一般,屏幕表面的轻波微澜之下可能是疾如旋踵的信息交换与结构动荡。“信息海洋”的古旧比喻仍存在,而新近为人所知的“暗网”也微妙地让人联想到海水表面层层向下,未可知的“深渊带”(Abyssopelagic Zone)。

“面朝大海”便是这样一个展览,它邀请七位艺术家通过屏幕讲述跟大海的缘分。作品可能将目光放向“海”的对面或过去,也可能是浸没于潮涨潮落的情趣与物哀。然而在大部分情境下,艺术家所“面向”的,都不完全是自然本体层面的海洋本身。即使是具象如《铸浪为山》(汤南南)中缓缓升起的海浪,也在作者的独白中被置空在一个不可见的“人”面前,他有着“第一双面对海洋的眼”,怀着“第一丝照应浪花的念想”。

不定期地,时长一秒的作品《围绕你做圆周运动》(林科),从画面中一闪而过。作者幻想了海面上一个一直围绕观者做圆周运动的不明物体,在眼前闪现一秒后,便飞入“脑后的空白空间”。

《大航海-一个倒错的人-影像#3》(郭熙和张健伶)是“大航海”项目的一个存档,这是一个自行晃动的密闭空间,在长度三米的录像中,画面里的家具试探性地滑行或猛烈地撞击。当艺术家声称这个空间“随着波浪起伏”时,似乎所有物件的运动都在想象中得到了合理解释。然而这个空间也可能只是悬置空中的秋千,就像“大航海”项目本身一样,只在文本的引诱中,才滑向“海”的表面。

不定期地,林科时长一秒的作品《围绕你做圆周运动》,从画面中一闪而过。

程然从《奇迹寻踪》的脚本(1924年,英国探险家乔治·马洛里攀登珠穆朗玛峰;1970年荷兰艺术家Bas Jan Ader试图用一艘小船横渡大西洋;2010年,山东“鲁荣渔2682”号渔船去远洋捕鱼)里,抽离出关于海的瞬间。被层层切片之后,作品从九小时走向时间尺度的另一极端,故事的本体更加无迹可寻,而围绕着“海“的探索、执拗与迷茫,反而意外地在剥落叙事的画面中被娓娓道来。

不定期地,林科时长一秒的作品《围绕你做圆周运动》,从画面中一闪而过。

水墨画《地图的地图》(邱志杰)铺陈开充满怪物、秘境和失落之城的,从未真正存在的疆域。陆地如巨兽各自盘踞在自己的海域,而旅人性命所寄的危舟在尺度中近乎不可见。从地理大发现到印刷革命,从哥伦布到有领导,从马可波罗到《海经》传说的时间尺度坍缩在只有浓淡深浅、没有过去未来的水墨平面。”Here be dragons”,这未知之域将永远盘踞在地图中。如《万物有灵》所言:“生命力开始显现之时,正是知识与客观化的僵硬秩序出现松动、边界被逾越之时。在边界的另一边,一个充满奇妙变化、怪异和恐怖的世界始见形成。”

不定期地,林科时长一秒的作品《围绕你做圆周运动》,从画面中一闪而过。

《巨人的肩膀》(沈莘)触及了同样的怪诞。《山海经》中的各式生灵幻化成现代语境中的一场会议,与会者有伊斯特·莱斯利(Esther Leslie) 、汉娜·布莱克(Hannah Black) 、马克·费舍尔(MarkFisher) 和西蒙·奥沙利文(Simon O’Sullivan) 。数千年前的地理政治文本中·的夸张怪诞形象在观者面前侃侃而谈权利增殖、展开、波动和削减中漂浮着的诸多欲望。

而孙逊则将十四块屏幕切分成不同尺寸,讲述《龙年往事》、《时间公园》、《通向大地的又一道闪电》、《鲸邦实习共和国》等充满了燃烧、海水、文化遗迹、从赫胥黎到卡夫卡的文本以及光怪陆离想象的故事。至此,展览的“海洋性”已经悄然从视觉蔓延开来,渗透到诸多与“海”隐隐呼应的话题间。

不定期地,林科时长一秒的作品《围绕你做圆周运动》,从画面中一闪而过。

海边的艺术空间里,十四块屏幕面朝大海。

脑后的空白空间里,海浪款款而来。